安道
留言
[ 2006-12-15 ]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内容较多可以点击各分类以列表形式浏览!
[ 2007-04-01 ] 教练技术文章多转载自网络,如有疑问联系我!
[ 2008-07-25 ] 更新了三本书《可爱的怪兽》、《你喜欢吃榴莲吗》、《JACK是谁》

《树枝孤鸟》——回忆

在混迹了多年后我终于回到了北京,回到这个曾经让我觉得无比厌倦却在毕业以后让我无限眷恋的城市。

    火车是下午一点二十分到的,旅途不算疲惫,只是最后的半个小时特别难熬。车过廊坊就开始减速,时间过得也慢的出奇,看看表只是过了几分钟,感觉却是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每次去北京,车快到站时都特别慢,不知道是在等待调度呢还是想让我们这些旅客多看看沿途的风景。

    我到现在也还是认为北京是沙漠绿洲。沿途都是一片农村的景象,从车窗里看只有一片片的田,田里有玉米,甜菜,其他的无非也是绿色的植物吧。有时候眼前会突然窜出一幢或者几幢高楼,那北京城也就快到了。这样的高楼不是五层或八层的那种,是十几二十几层的,。

    熬到心碎和无奈的时候,车到站了。出站的人相当多,我很难想象恐怖组织要是瞄上了这里,会是怎么一种景象。快到检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很漂亮很帅气的美女,为什么说她帅气呢,因为她是警察,反正就是穿着警察制服站在出站口前面的那种,但觉得她很特别,在快走近她的时候突然有种预感,觉得她会查我的票或者身份证,结果她真的叫住了我并让我出示车票。我边看着她的脸边把车票递给她,她拿接过去假惺惺的看了一眼还给我,我和她对视了一秒钟,瓜子脸,细眉,樱桃嘴,秀气中透出的那股英气,通过我的双眼洞穿了我的灵魂。我忘记怎么接过车票的,朝出站口去的时候,我对她有了些想法,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也许有一个这样的女朋友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吧!不过后来我又为她感到惋惜,我想到了上次来的时候查我票的“欧巴桑”,也许几年以后她也就成了那样了。

    出站口的人总是那么多,旅客,票贩子,皮条客,拉住宿的,还有要饭的。我穿过人群我向地铁站走去,地铁站在我走后的半年里重新装修了,就好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有天突然漂亮了一样。加装了很多站点指示图,大厅重新整修和粉刷了。记得刚来北京的时候,由于没有明显的指示图,我坐错了方向。我从北京站坐到西直门,换乘公交再到人大,一路费了不少力气,主要还是人多,坐不着位置,一路都是站着的。

    人大倒是好象没怎么变,大门附近依旧一溜办证,卖假化妆品还有收旧手机的人,走上十几步就有人问你办证吗,这都成了人大一带的特色。校门口的保安依旧威风地站着,偶尔还拦住几个女孩查一下证件, 看到校门口“中国人民大学”几个大字,我不禁想起了三年前来人大报到时候的心情,那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心境呢,意气风发,脑子的想的尽是些美好的事情,对美好世界的无限渴望,对未来大学生活的无限憧憬,还有对未来大学女友的无限期盼……

    如今这些都离我远去了,我在学校转了一圈,这里基本没什么变化,熟悉的花园,熟悉的小树林,熟悉的餐厅……看着眼前这些景象,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三年前,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

    记得四年前我刚上大学。父亲送我来京。子陵在北京站接我并带我来到人大报到。人大在很多人眼里算是比较牛的大学,当然我也包括在那个很多人里面。只不过随后的一段时间里,人大和北京的风沙一起让我失望了。

    人大学有些小还有些长,像一条带子似的连接着两条马路。学校里连一个像样的足球场都没有,只有一个都是沙子的土操场。每逢刮风的时候,这一带就成了小型沙尘暴的发源地,假如你那时候刚好经过操场边上的那条路,那么你就可以亲自体验一下处于沙尘暴中心地带的感觉了。

    记得读高中的时候,唯一觉得可以忘记烦恼的就是去操场踢足球。尤其是夏天,草正旺的时候,不用怕摔倒,也可以不用担心铲球的时候会疼,雨天的时候,跑着跑着突然一滑就倒下了感觉很爽。相比较起来,人大的操场破得不行,开学后班里曾组织球赛,我兴冲冲跑去报名,角球的时候我跳起来用头顶飞过来的足球,结果球进了。但我的头却破了,原来足球上沾着的泥中夹着块小石子,而我刚才头可能恰巧顶到那块小石子上了。尽管两年后学校的操场重新改造,意大利草皮,塑胶跑道,还曾被那年的国家队主教练阿里汉评价为北京最好的足球场。但我从那以后便再没去操场踢过球了,大约是我嫌它出身“贫农”吧。

    舒亦子是我九八年在北京认识的朋友。那时候我们因为同期参加鲁迅文学院举行的夏令营而相识。十八岁那年我收到了鲁院的夏令营邀请函,我用尽了自己的聪明才智说服父母参加了夏令营。真的很想去北京,记得《南方周末》一篇文章这样写道:喜欢北京不需要理由,因为它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因为家里是做生意的关系,父母总是很忙,火车票都是我自己去买的,是站票。所以第一次去北京就是站着去的,不过那时候精力好,还有就是怀着对伟大首都的虔诚信仰,在那样的信念支持下我站到了北京。其实不是我不愿意去具体描写那样一个事情,只是实在是无法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了,能想起的只是些记忆中破碎的片段,嘈杂的车厢,满地的甘蔗渣,铺着报纸睡在过道的陌生男人,以及推着贩卖车不时要我站起来让路的肥胖子……

    北京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烫,把鸡蛋放到地上都能烫熟的那种。我拿着地图跟着别人排队,然后上了辆出租车,告诉司机鲁院的地址。

    鲁院很不起眼,在一个破旧小区的破路边开了扇破门,门口破旧的牌匾上写着鲁迅文学院几个破字。司机刚开始还错过了,开回来发现它的时候他骂了句“这什么破B学校呀!”。

    在我眼里鲁院其实不破,只是朴素点罢了,没有浮华的成分。院子里有棵大树,挺拔而壮实。边上是个小篮球场,只有半场大但有两个架子。沿球场过去右边是主楼,左边是食堂,食堂外厅有张乒乓球桌。在夏令营结束的前一天晚上,我在这里打赢了所有的挑战者包括领队的小刘老师。

    报到以后就分配了房间,三人一室。房间里住了一位书法家,一位画家,还有就是我这个因为只会写几首破诗而成不了家的人。三人住在一起平时气氛也倒融洽,互相不干涉。一个作画一个练字我么当然是吟诗,呻吟着念诗。子陵那时候呢就在隔壁。至于我和他怎么认识其实也很有趣。报到后的第二天下午天开始阴下来,好象要下雨,我站在阳台看到对面一个男人抱着的一个小男孩儿从窗台上向下撒尿,我随口说了句“哇,飞流直下三千尺。”舒亦子正好在隔壁的窗边也看到这样的壮观场面,应了一句“疑似银河落九天”,我们对视了一眼相互笑了,这样我和他便熟识了。

次年夏天,舒亦子高中毕业,到人大预科。我到了人大舒亦子自然成了接待我的人了。在人大报名时,我没有选择住集体宿舍。因为来的早,大概一个星期后才到报名的时间。我亲眼看到一些工人,把我原本要住的那幢破旧危楼粉刷得白白净净,就跟新造的一样。然后在报名日期的前两天,以特种部队干活的速度撤掉了脚手架什么的,我怀着一种不想在晚上做梦时死于非命的想法,拒绝了住集体宿舍。不过开学以后,我开始为这个幼稚的想法后悔了。

既然不住集体宿舍,那么只好到外面去找公寓住。因为父亲也看到了危楼的改造过程,我住公寓的事得到了他的支持。后来他给我汇来一笔钱,作为公寓住宿的费用。

房间还算干净,有衣柜,写字台,双人床。还有张钢丝床,电风扇,不过没空调。对于我来说也就够了,虽然北京的天气很热,但还不至于没法过活。

当天下午我和亦子就开始陆续往房里搬东西,本来想找个板车把东西一次拉过去,但是一时又找不到,但实际上离学校实在是很近,于是和我亦子就一次提一点东西,这样来来回回折腾了一下午。等我们再把搬来的东西差不多收拾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出去吃晚饭吧?我有点饿了。”我问舒亦子。

“你去吧,我不想动了,累得不行。”

“啊,你那是什么体质,搬个家就把你累成这样,唉!”我看着他摇摇说,“那我去附近买点东西拿上来吧。”

“好,你去吧,帮我带几个馅饼回来,我下午看楼下就有卖。”

“晓得了!”

我去了附近的KFC买了几对麦辣鸡翅,然后在楼下买了十个馅饼,带回了房间,我和子陵胡乱地把它们解决掉了。

“抽烟不?”

舒亦子递给我一根烟,我接过来点上后吐了几个烟圈给他,然后笑了一下。

“这两年你怎么过的?我收到你最后一份信是高二的时候,你说你读了预科。”我问他。

“后来就转正了,一边读书一边找些工作做,在迪厅当了一段时间服务生,后来去学开车,上个学期在中关村打了一段时间的工,主要是帮别人装电脑。” 舒亦子深吸了口眼,眼神里泛着一种光芒,好象在回味以前的事情。

“呵,还是你强,那年夏天过后你来的第一封信就说你高三不读了,我以为你是开玩笑,没想是真的。”

我开始暗暗佩服起子陵来,一个人闯荡北京,边读书边打工,这样的生活也是我曾经一直向往的。我躺到床上微闭着眼睛,开始幻想一些东西。

“晚上我们怎么睡?”舒亦子问我。

“先这样睡吧,钢丝床明天再弄。”

“好吧,那我睡外面。”

“我刚好喜欢睡里面。”

“恩,挺不错的,这样也不用打架来决定了。”

“呵呵,是啊” 舒亦子笑道,“对了,我们打过架吗?”

“没有吧,怎么你想和我打架吗?”

“那倒不是,但是记得在鲁院的时候,你在我面前拿刀……”舒亦子摸了一下头,一本正经地看着我。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然后我突然又想起来了,“是有那么回事,不过不是冲你吧,我是对一个女孩来着。”

我躺到床上,努力回想那件事情。

“还记得王佳艳吗,我是冲她拿刀来着。事情呢是关于我和一个叫汪洋的女孩,我和她经常在一起玩,而我和她大概又比你稍微走的近点吧。所以呢王佳艳以为我喜欢她,然后以我的名义给汪洋写了封情信,结果汪洋就不理我了。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是王佳燕屋里的一个女孩把那封信的事告诉我的。我当时知道这个事情就很生气,跑去质问王佳艳,结果她不承认,还说知道。于是我就下去把楼下的西瓜刀拿了上来,一把插到她们寝室的桌子上。她那时候愣在那里,我再问信是不是她写的,她就承认了。当时汪洋也站在我后面,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上来的,反正那样也好,我就不用再解释了。后来还有个小插曲,就是我走的时候想把刀拔出来,结果刀柄拔出来了,刀刃还叉在桌子上,我当时就想笑,逗~”

我停了停,接着说下去了。

“王佳艳后来不是跟你说她那时候吓坏了嘛, 其实我只是想让她说出真相而已,我觉得用刀吓她和上去求她之间前者也许能更快地解决事情,所以……对了你和她还有联系吗?”

“有,她现在九江,我去过一次九江,还在她家吃饭。”

“艳福不浅啊,还在人家家里吃饭,她妈不会叫你和她睡一起吧?我知道有些地方的风俗是让家里的闺女晚上和客人睡一张床,然后中间只用条红线拉起来为界的。”

“哪能啊,要是真的这样就好了。” 舒亦子笑了。

“哈哈,现在想想那时候也挺美的,你说是吧?”

“恩。那你和汪洋还有联系吗?”

“没有了,本来还通信来着,高三的时候很忙,后来就断了”

“我本来还跟一个丽江的女孩通信的,现在也断了,要是现在有联系的话就好了,以后还可以去丽江玩。”

“丽江听说风景很美的,真想去啊。”

“我也想去,那以后有空一起去。”

“好,一言为定。”

我们天南地北又聊了会,便睡着了,那夜我做了个梦,发现回到以前了,回到鲁院,回到了那段难忘的时光里。

次日醒来,看表已经是7点钟了。我迫不急待地想叫舒亦子带我出去逛逛。把舒亦子叫醒,他迷糊地睁开眼睛,伸手去拿桌子上的手机。

“别看了,已经7点了。”

“那么早啊,昨天累的不行了,我还得睡会。”

舒亦子就这样又睡过去了。大概过了几周后,我慢慢体会到舒亦子那句话的含义。八点的北京街上人少的很,超市开门要到八点半,银行九点才开门,晚上十一点我原先觉得已经很晚了,而在北京十一点还算很早。PUB的最后狂欢才开始,酒吧里的人才陆续多起来,很多网虫和游民才开始他们的暗夜生活。

坐在那里总是无聊的,于是起来走到阳台上看看风景,太阳刚出来,照到我脸上的时候,觉得空气突然清爽起来,头脑也很清新。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汽车,对面飞起的一群鸽子,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想到自己将会在北京生活三年,不由地开始激动起来。

“舒亦子,你在北京呆了多久了?”我回过头去问还睡着的子陵。

“快两年了吧。”

“哦,两年,我要呆四年呢。”我接着说,“那你不是都把北京玩遍了?”

“没,哪有那么多钱去玩呢,再说也一直玩也会厌倦的。” 舒亦子睁开眼睛看着我,然后又补充道,“就算不玩也会厌倦的,你也会的。”

“不至于吧,那你厌倦了?我想我是不会的,我觉得北京挺好的。还有……”

“行了,我说胡琰,让我再睡会吧,上午我们得去超市买些东西。”

“也对,刚搬进来,是该去买些东西来,那你睡得快一点,我们也好早点去买东西。”

“哎呀,这个又不是跑步。” 舒亦子翻了个身继续睡过去了。

看着又闭上眼的舒亦子,我突然觉得他要睡上好几个小时才会醒过来。于是我打开亦子的电脑玩星际争霸。这个游戏高中的时候挺火的,网吧里一大串人玩呢,当然也包括我。我的水平很菜,和别人打根本不行,所以只好自己和电脑对抗,既然现在没什么事情做,那就再去欺负它们一次吧。

    一个星期以后开始上课了,课程有些简单,老师讲得也很乏味,我开始有点讨厌学文学,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当初怎么选了这样一个糟糕的专业,实在让我头痛不已。

    也许大学本身就是无聊的,就是痛并快乐着度过的。大学的里学的知识,对以后的工作来说只能是打基础,根本别想着一毕业,就而已靠脑子里学的知识去得心应手的工作。对这点社会可以从侧面反映出来:应届生?岗前培训去!当然你也可以在大学的时候,就学习一些其他的知识,但是对我这样从不严于律己的人来说,那么做是非常困难的,“一心不得两用”,“一次只做一件事情”等这些话,就成了我安慰自己的借口。

    同学之间结了一个个小团体。我比较懒,很少去主动认识人,所以我和同学都还不认识。晚上的时候我会去上自习,大概是高中养成习惯的延续吧,反正在房间里呆不住,有时候我会买些报纸看看,或者温习一下白天的课程。

    最近胃老是不舒服,食堂的菜很不合我的胃口,都是些很多辣椒的那种,我从烧茄子到西红柿炒鸡蛋来回着吃了好几天,把胃都吃坏了。有时候会买份土豆炖牛肉,这个总还不怎么辣。

    我时常想起那所令我憎恨的高中,那时候学校里没有副食店,食堂的饭是管够的那种,但是菜的分量总是少得可怜,味道也不怎么样,而且每人只有一份,我吃得很少。没有零食,正餐也吃不好,经常是吃了中饭等晚饭,我的胃病就是这样慢慢“累积”起来了。

    晚自习的时候经常感觉肚子饿,晚饭是吃了,但是总觉得还想再吃点什么的,所以每天九点半的时候,我会去学校北区食堂边的满庭芳吃些炒河粉或者炒饭什么的。

    去的次数多了,我时常看见一个女孩子坐在进门的第一桌,每天九点多这个时候她都到店里来吃东西。那是一张唯一朝南北摆放的桌子,我每次看到的只是她的左半边脸。

    人应该长得不错,起码很有气质的那种,很明显地能看出她跟周围女孩的不同。长长的头发直而不乱,脸部皮肤很细腻。偶尔她会用手摆弄着头发,手指从左耳差不多的位置夹着一小束往下屡,然后在发稍停留一会。

    她会不会也和有一样犯了胃病呢,然后才每天这个时候都来这里吃东西,或者她可能是每天这个时候才吃晚饭也不一定,我猜不准。

    有一天我特意提早去了那家饭馆,想先她一步到那里等着她进门,也好看看她的正面,可是不知道老天和我开玩笑呢,我到那里的时候她已经坐在老地方了。等我的炒河粉上来她已经吃完了,我突然想跟着她走,看看她会走到哪里去,可是几秒后我放弃了,想留恋些什么,但似乎却又没什么值得留恋的,还是吃自己的炒河粉吧。

    白天上课的时候我有时会想起那个女孩,期望着晚上能够再见着她,然后自己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大概都是些不大干净的东西吧,像做梦一样。

    “二十六号,谁是二十六号?”

    我突然听到这个数字,觉得好熟悉,一想原来自己学号是二十六,不知道老师要说些什么,于是我缓慢的站起来。

    “请你回答刚才这个问题。”

    我哪里知道刚才是什么问题,人倒霉的时候真的是很惨,我只是开个小差,老师又不认识我,点学号都能点到我,我只能傻傻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是再别康桥。”我边上的同学小声告诉我。

    “再别康桥。”我大声回答并点着头。

    老师摆了摆手示意我可以坐下了,我转过去看了他一下,道了声谢谢。下课的时候边上那同学主动找我聊天,这样我认识了班里第一个朋友,他叫何家生,江苏镇海人。以后的日子,我基本上是擦着上课的铃声进的教室,他总是坐在第一排,我就挨着他坐在边上,不知为什么大家都不爱往前坐,很多时候一整排位置基本上就我和他坐在那里。

    课余他经常和我讲起他的家乡,什么镇江三怪,“香醋摆不坏,肴肉不当菜,面锅里煮锅盖。”,还有北固山的风景,什么东吴铁翁城,甘露寺,还和我说起了刘备招亲。这些我以前根本都不曾听过,感觉很新鲜,听得高兴还和他约定有空一定要去镇江。

    九月十一日,在大洋彼岸的那头,发生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美国的世界贸易大楼被本•拉登叫人用飞机撞了。我和家生在网易上看在线视屏,双子大楼的一座熊熊燃烧着,有很人多从窗户上往下跳,随后又一架飞机撞上了另外一座,不久大楼就倒塌了,那情景跟现在的爆破拆迁高层建筑很相像。接下来的几天,煤体就沸腾了一般,开始大篇幅的报道911事件,学校里一连搞了好几天有关911事件的讲座,同学们也在相互讨论这件事情,有的人支持本•拉登,有的则反对,反正到哪都能听到关于911的各种新闻。在说起那些不幸的美国人的时候,家生双手合十说了句“愿佛主保佑他们!”。

    相比较来说,共和国的天空是多么晴朗。由于要早起的课很少,我也可以继续睡我的懒觉,不用像大洋那头的人们一样要化悲痛为力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其实倒不是我不喜欢学习,只是摆在我面前的东西没什么好学,作业也相当的简单,以至于常常上课的时候才开始做上回老师留下的作业,然后下次来上课,又做这回的作业。

    不过英文课总是另我很头疼,那些单词就像食堂的菜一样,我一看见它们就想闭上眼睛。家生和我经常坐在第一排,被提问的几率当然就很大。有次他在美丽的英文老师逼供之下说出了我们这些莘莘学子的心里话:身为中国人,不学外国文,英文不及格,说明我爱国。

    按他的理论来说,共和国势必要会在将来复苏与强大,到时候外国人自然争相学习汉语,以后我们去外国,或者他们来中国都会主动用汉语来跟我们交谈,如果到时候在外国人面前,连汉语都说不好,岂不是比不会说英语来得更加难堪?我是没有他那样的气概,无奈还需要应付学期末的考试,也只有拿出董存瑞先生的勇气,去炸这个碉堡。

    这年国庆刚好和中秋重到了一起,班里很多家离北京近的同学都回去了,我和家生家离北京都比较远,所以没有回去的打算。最后一节班会课的时候,班长组织人去看天安门的升旗仪式,很多同学吵嚷着报名,还有一些人则围在一起商量这几天怎么玩。

    “升国旗啊,听说很壮观的哦,去么?”我问边上的家生。

    “估计起不来吧?听说凌晨四点就要起来出发的,我还是不去了。”

    “也是哈,太早了。”

    于是一整个假期,我和家生都是在无聊中度过的。我开始懒床,虽然醒来有一个小时了但就是不想起,将近十一点才慢手慢脚地爬起来洗脸刷牙完,然后我找出电话打给家生叫他一起去吃中饭。

    我们坐在对着门口的位置,聊着课文中的东西,聊到徐志摩的时候说起了《沙扬娜拉》里的日本美媚,从而讲到中国四大美女,再按现在的审美观将她们逐一批判,然后说到林黛玉和宝钗姐,最后就聊起了进门的那些女人们。

    “这个还行哈。”我看着迎面走来的一位姐姐问家生。

    “不行,太小了。”

    “还可以了吧,要那么大干什么,脸部还可以就行了啦。”

    “哇,你要求那么低?” 家生嘴里咬着吸管看我。

    “不是啦,随便说的嘛,呵。”

    “我喜欢这样的。” 家生用吸管指着刚要进门的个女人。

    “不是吧,你喜欢这样的?”

    “ 身材不错。”

    “妆化得太浓。”

    “你不要看脸嘛。”

    “哪能不看脸的,难道你就看下面啊。”我接着说,“只能算个贝多分啦。”

    “什么是贝多分?”

    “就是从背面看可以打很多分。”

    “哈哈。” 家生接着说“那刚才那个就是太平公主。”

    “都说了还可以了,你还嫌太平。”

    “本来就很平,身材不够好。”

    “人家有气质嘛。”我辩解。

    我们为那个女人到底哪一部分值得看又争论了半天,接着谈论新进来的美媚,一下下午就这样过去,我和他真的是无聊到一定程度了。

    晚上的时候我们在学校的满庭芳小撮了一顿,我打电话想叫子陵也来,但是他说跟他朋友在吃了,于是我大骂他不讲义气有福不同享。

中秋只有我和家生两个人过了。我们俩都喝了点酒,吃饱喝足出来以后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干什么。第一次远离家人到北京来,这又是国庆又是中秋的,两个人心里多少都有些想家,有些不爽。

    我和家生坐在路边草地上开始抽烟,家生先骂起了国庆,接着我骂中秋,后来也不知道我们两个谁先提出要看毛片的,然后就一起出校门开始满大街地找抱小孩的妇女。也忘了前阵子听哪个学长说学校附近有卖毛片的妇女,她们抱着小孩做掩护,反正最后在公交车站边找到了。家生上去洽谈我站在边上负责望风,不长时间以后我看着他将一打光盘揣进怀里,然后示意我好闪人了。

    “买了几张啊?”我问他。

    “才十张吧。”

    “十张?”我惊讶了三秒钟,嘴型保持着最后一个字的发音。

    “一下就看完了啦,谁知道里面有没假的。”家生说,“你那里有电脑的是吧?”

    “有,你们那里把这个叫什么?反正我们那里一般都叫A片。”

    “America film?”家生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很好笑,想起了《第一次亲密接触》里的桥段。

    “哈,是哪,America film!”我应道,“先买瓶水,喝了酒口渴。”

    说着我跑路边的小店走去。

    “帮我带一瓶啊,一会看了更渴!”

    那天晚上我和家生边看边快进把那十张America film都看完了,后来家生称那为世界电影的另类艺术。第二天我起得特别早,我站到阳台上双手插腰开始左三圈右三圈地扭,这是前几天早晨经过学校花园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先生在这么做,我也跟着学了一下子。

    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太阳还躲在斜对面大厦的后面。大概七点半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家生叫他起床,结果他早已经起来了,号称昨天晚上做了个春梦,一大早醒来发现流了鼻涕一样的物质,然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说他的梦,我听得耳朵起茧,赶紧打断叫他准备好出门去KFC吃早餐。

    我和家生又坐到了昨天的位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进来的都是大姑大嫂,大概MM们都是晚睡晚起的。我本来想叫子陵也来,但是他还在睡觉,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睡,反正我起来的时候都把他吵醒了,他又重新闭上眼睛。幸好他没有来,要不这样坐在那里也是无聊,家生提议再去买片看。

    “还买?昨天都看得你那个什么什么都出来了。”我说。

    “靠,我又没说要买America film。”

    “去哪买?”

    “紫竹院,我昨天听我们寝室的哥么说的!”

    “你确定?”

    “Of course,I’m not a fool!”家生得意的说。

    “好,Let’s go!”。

    于是乎我们坐车向紫竹院出发了,半小时后在一座大厦地下商场的角落里我们找到了卖光盘的地方。这边的盘真贵,竟然要六块钱一张,精挑细选了以后我买了两篇日剧,“GTO麻辣教师”和“沙滩男孩”。我对日剧挺有好感的,小时候看“变形金刚”,“机器猫”,及后来的“风魔小次郎”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得高三时看“麻辣教师”,我被里面那个性格张扬脾气古怪的鬼冢老师所折服。他和自己的学生既是师生又是朋友,有时候为了自己的学生安危,竟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虽然只是电视剧,但我相信现实中这样的老师还是存在的,只是很少,还远远不够罢了。

    有的老师教了很多年的书,看着自己的学生一届又一届毕业出去,然后都没有回来看过他,那是多么地失败和可悲。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自己的学生好,最后为的是什么谁又能知道呢,在学生的记忆里终究将他遗忘了。

    我所庆幸的是自己曾遇到过一位优秀的老师,虽然他的做事风格没有鬼冢那么夸张,但是在当时是相当大胆的,并引来很多争议。看着“GTO”光盘封面,我有些想念那个家伙,他后来辞去学校的工作,现在不知怎么样了。

    家生买了“三十六计”和五张毛片。关于毛片我想起了春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那里面渡边君在和一个叫绿子的女孩在讨论时说男人手淫“就跟女孩有月经一样,是男人都要手淫的,大家都做,没有人不做。”,我是认为说得为免有太过于些夸张了,应该改成“男人看毛片就跟女孩有月经一样,是男人都要看毛片的。大家都看,没有人不看。”来得更加准确一些吧。

    整个假期我和家生就在谈论KFC的女人,毛片,以及那部“三十六计”中过去了。




[本日志由 安道 于 2009-07-27 03:29 AM 编辑]
上一篇: 诗歌散句精摘《落叶集》
下一篇: 想起老徐
文章来自: 本站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394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