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道
留言
[ 2006-12-15 ]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内容较多可以点击各分类以列表形式浏览!
[ 2007-04-01 ] 教练技术文章多转载自网络,如有疑问联系我!
[ 2008-07-25 ] 更新了三本书《可爱的怪兽》、《你喜欢吃榴莲吗》、《JACK是谁》

诗歌散句精摘《落叶集》

总很喜欢写些诗歌,也摘抄了很多。这些不一定是一整首,有的时候看到某一句特别,就摘下来了,给了我很多灵感。

虽然写本子上有感觉点,但不易保存,于是决定存在电脑上,以便将来回味。以摘抄的第一句取名为《落叶集》。




《落叶集》


落叶飘零,秋开始悲壮突围。

村庄很近,路很远。

月华潺潺,谁的灵魂清凉如水。

在梦的海洋里,我虔诚地打捞残存的苍桑和疲惫。

时间不语,眼光不语,在飘散的风声里,是什么在闪动。

怀念,仅为一次心灵的停留。

在我的诗歌里,只珍藏着两样东西,泪水与火焰。

你应该拥有,拥有绚日般温暖地热情,冰雪般柔韧的成色,处子般冷静的内涵。

微笑,是心湖的波光潋滟。

红豆纷纷坠落的季节,南国已经邮不出我的思念。

吹萧的人居住在很远的音域。

与梅共舞,与梅共望,让梅香越过心篱,让雪光洗亮眸子,以心灵与梅作无语的攀谈,任初雪之莹澈,舞蹈我的目光。

或诗或歌,或泣或泪,这是你唯一留给我支撑生命的力量。

一条水横过整个秋天。

梅降雪野,落红点点。梅影横陈,东风暗换年华……

黯哑的萧飘不出一个明媚的音符。

不是所有的春天都无霜无雪,不是所有的树都在春天花叶满枝。

夜,静如处女。月光渗出来的水湿润瓜棚,坐在月光的荫部,谁烊起潮湿的往事……

没有炫耀的风采,没有妩媚的仪态,满腔的质朴,淡淡的哀愁,在风中飘零

古老而沧然的岁月,让固封的淳朴开放为久违的花香,飘荡成一缕无家可归的青烟。

春宵苦短泪透阑干,云栈高处孤影黯然。相思泪,人空瘦,千载琵琶为谁歌。

一杯苦涩的茶,茗品夜的寂寥。

心不再是轻盈的小舟,情宛如冰凉的湖水。

渴望的叶一样飘去,失去的,燕一般飞来。

透过秋风淡雅的林子,一艘宋韵的客船,在枫桥的钟声里回响了漂泊的忧愁。

不要轻言孤独和寂寞,花开花落总是年少无悔的笑,飘来飘去总是少女如缕的音符。

岁月如歌,一路浅唱低吟。

碧水惊秋,黄云凝暮。

笛里清音,在暮霭沉沉中逐渐荒芜疯长成侵骨的寒冷,只为守侯下一个温暖的梦。

踩着柔软的夜,呼吸淡淡的月光,露珠,月亮酿的酒。

岁月的刀风剑雨,精心雕刻的班驳。

沧桑的季节,梦碎了,化作无数的影子。风,一片淡蓝,诗的汁液,梦的沉香。

风一撞到我就跑。

黄叶在旋转中飘落,一缕被遗漏的阳光,很温暖。

阳光已经趋向苍老,我看见它时,已经白光苍苍。

夜幕被缓缓挂起,小草还来不及摆放好自己的影子。清晨,你深蓝色的微笑最美。

野草荒芜于乱石,古道被岁月淹没,几棵老槐班驳树身,如风雕故,无人译为现代语言。

野草深深的闲适与宁静,芦花纷纷,黄叶凋零。面对潇潇秋雨,有一种参透禅机的顿悟。

雨,淅淅沥沥,把林子扯得一片憔悴,树已经褪尽了绿,几片孤零零的残叶,还在风中摇曳,冷冷清清地寻觅着什么,悲悲切切地在诉说什么。

道不完痛楚阵阵,抹不尽泪水涟涟。一声声,一阵阵……

风掀起落叶片片,心灵深处像有什么在搅动,所有的情感都凝聚在笔尖,轻轻滑落……

风轻轻吹,叶缓缓飘

荒芜的原野,几片枯叶点缀着,老桐树已经失去了青春,树影中透着感伤。

无法知道风吹落叶之后的日子。

雨落荷塘秋千漾,风吹莲叶荷田田。

我的等待在雨中起伏,飘荡,一点点被敲击,一点点的痛。

亘古不灭的青春火焰。

秋已秋得很深。

生活是一种无法逾越的过程。

老鼠偷了我的粮食,肚子有点饿。

梦里梦外都是黄昏。

轻描淡写的日子,思想的云何其寂寞。

想一想,已入黄昏,飘零的脚步,如何去承受命运仓猝的一吻。

斜阳又站在村口盼望了,久久凝视恢弘的天空尽头,一缕燕影,剪断了母亲的呼唤。

秋日,飘散的幻影,我的拥有便是落叶无声的飘零。冬日又要来临,什么才是我温暖的真诚。
风已经腿色,季节已经凋零,凄然回首,走过的风景渐渐湿润,朦胧。
春日,总是在枝繁叶茂,花香四溢的瞬间随水迷失于泥土的呢喃。夏日,随着白云去流浪远方,带着无限真挚的憧憬。田野幽静,心绪如潮,时光依然如梦,似梦。岁月的青涩,岁月的执着。青春,一首无言的歌。

把你的孤独放在我的手心,剪一瓣月光,照亮你多情的面庞。

孤独有时也是美丽的寂寞。

生命坦荡,风在衣袂之上雨意缠绵。

春宵短泪透阑干,云栈高处孤星黯然,琵琶声声细雨点点,相思洲畔物换星移,漠风无恙淡月疏烟,花开花谢天上人间。

风吹草青青。

烟雨茫茫的山间,我以我血液的流动,演绎生命的存在。

情感杂乱成草,粘上几抹淡淡的霜痕。

秋林如诗,随风而吟。

一场雪,招展一场缤纷的花事。

向上的道路多么艰辛。

遥望岁月的背影。

青山隐隐,水域遥遥。

透明纯净的女子如约而来,穿透红尘。

深深浅浅的脚步,穿过岁月的风雨,在记忆之外绽放清芳淡雅……

今夜,温就微醉,月光如水,轻泻在你的发上。

灶火点燃屋堂内的第一缕晨光,灯光摇曳着人影,人影将墙壁格得摇摇晃晃。

地里的人们追赶着阳光。

干枯的河床袒露着真诚。

把柔润的风交给细雨洗涤,秋日黄花,瘦硕的红,如一位清瘦的诗人。

天寒地单,到处都是孤独冰冷,苍白直露的岁月张望着等待……

将思绪折叠成小船,飘荡在音域之外。

太阳之下,风雨之间,山夜之上。

一缕缕土地的温情袅袅升起,仿佛云月的天空,弥漫着稻谷的芬芳。

日落花含烟。

琴音如水,在月下静静流泻着青辉,愿做一棵枫树,任岁月荣枯,在诗里等你。

一种宁静的心情,在漫漫无期的冬天,时常被纷纷扬扬的雪花,嫁接。一种柔美的情致,在万木萧条的节令时常被群芳吐蕊的腊梅,渲染。

在草长莺飞的春天里采颉日光,空气,水分,凝聚成诗歌。

叶笛声声,清瘦了我渐远的身影,散尽如烟往事。

黄昏无垠,花草抒怀,夕阳如醉。

放逐岁月,有一种踏浪而歌的激情。

寂寞的吞噬,痛苦的折磨。

像丝丝轻柔的细雨,像阵阵清爽的荷风。

驿动的心在春日的黄昏,抑或在雨季的惆怅里,偶然的凝望让情感之湖荡起片片涟漪,爱情便如五月的水草蓬勃滋长,清脆欲滴地显出一种美丽,生命的原野长满了朦胧的诗意。

岁月的沧桑把所有的美好,洗涤成班驳一片,如深秋的黄叶片片飘落。

记忆的雪花飘过临窗灯火。

一泓岁月之水缓缓流淌,淙音湿了天空那一抹云。

我的这一半是冻结的冰,你的那一半是我想象的春水。

站在季节的岸边,秋天如潮水般漫澜。

今夜我落魄而寂寞,灯火阑珊,萧瑟了我的背影。

相思河畔的杨柳,袅娜一段如烟往事。

夜从灯光中弥漫。

歌声如水,淹没的一段记忆与你有关。

我爱过你么?我一千次地问过自己。生生死死,真真切切,刻骨铭心,但这是过去。如今我是相思林中遥望你的风景树,幽雅,庄重,理性,历经秋的霜打,冬的覆盖……

最想忘记的是最铭记的。

你就这样来了,命运注定要你来。

青春是一次壮丽的燃烧。

月光如水透明,打湿我的宁静,而爱情的进行过程是一种意境。

心中的太阳,总是不落山。

你的眼睛像星星一样诱惑着我,而你的心也像星星一样,挂在遥远的地方,使我永远无法采摘。

等待自己崇高,渴望自己崇高。

你是我心里跳跃的火,无法熄灭,无法封闭的那个最自由的火苗。

用诗寻找人生的意义,用舞蹈交流生命的激情。

在红尘之外,我痴于诗歌的朗园。

是你的手指抚动了我这根沉睡百年的琴弦。

烛光点燃天边的往事,孤独难以抑制,心灵停泊在无雨的岁月中。

一段情感因雨季的到来而泛滥成灾。

你温柔如水的纤手,把我握得紧紧的疼。

依偎夜色,将一个圆不了的梦揣怀至深。

思念,披着微风翩舞,伴着暮色憔悴……

雨夜,秋渐渐淌进我的心坎,长夜无眠正透彻着灵性,心在黑幕中呐喊……

林中我静静躺着,茂密的树林遮掩着我的心烦,清脆的小溪浸润我的愁绪。

情痴痴,意切切,爱绵绵……痴情如火,相思如火,憧憬如火。

不曾想,一种相似,两处闲愁。人生相逢是心灵深处永久的感动和彼此信赖。

萦回心间挥之不去的苦涩在不知不觉中渗进我的思绪,泪水悄悄地流淌,你的影子在我的心中层层铺开。

一幅画,画了好多年,也没有画好,虽然我一直坚持着去勾勒它。一幅画,也许永远也不可能画好。因为我心中你的样子已不那么清晰了。我一直努力去回想你的样子,但线条总是凌乱的,关于你的细节已经一片空白。
早已经为这幅画准备好了画框,但里面装的却是我自己,我被锁于这四四方方的自由里,一关就是好多年。
好多次当我看着它,无言无语,泪水悄然滴落。

佳期如梦,柔情似水。

独自为杆,挂起一缕青风。一个声音在耳畔轻轻响起,仿佛一只轻盈的鸟掠水飞翔。羽翼扇动我记忆的湖面,深深浅浅的往事纷至沓来。

如故的馨香温柔一生的情绪。

目光如雪,我不只一次抚摩你的名字。

我在寻找一条通往圣地的水路,清且涟漪。

我的目光滑过你光洁的面庞,悄悄静静地停在你的眼里。

往昔的记忆飘荡在风中的树叶上。

梅以一种崛起的姿势,支撑一段倾斜的岁月。

女人难近又难远,难亲又难缠,难教又难动。

茫茫黑夜,雨声渐渐,渴望一种心情,静侯一种声音。

秋天也许会有更深切地怀念。

月光的尽头,是雪。

你目光如火,灼伤我的心。

有时思念是一根线,一头连着我,一头连着故乡。

冬日如期而至,凝重的思想在岁月的轮回中失去往昔的光泽。

乡情我永远是一种抚慰,一种鞭策,一种激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故乡对我来说依旧是心底的一棵树。

秋风枯黄了记忆。

每一片叶子,都表达了树的感情。

生命有时候真的是一场梦,说醒就醒了。

水天一色的暮霭里,灰蒙蒙的苍穹下,充满着湿漉漉的水雾。白茫茫一片,只有河水深处还隐藏着晚霞是最后的一抹微红。泊满船只的褐色沙滩向暮色里悄悄行着。

今夜无月,远处一盏灯,加深了夜的黑。

走的时候,我把整个月亮挂在你的梦中。

陶罐,生就了缄默,而宽宏的气度和朴实的品质却日渐生光。

风,撕咬着历史的骨头。

古寺,依山傍水,好一个清幽的地方。鸟飞处,蓝天白云如缎。

雪朵风姿一样为爱情焯舞。落花成雪,那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草在夜里站着睡觉。

有一个季节让我挺拔成树。

冬一点一点扼紧,打算对你说的那句话,在怀里捂了很久,为什么说出口时还是彻骨的冰冷。

秋波盈盈,默默不语。絮染芳尘,姿容妙曼,研若无骨,丰若有余。

此夜恨无穷,似别鹤孤鸿。

黄叶初添,荷叶已卸。

初开海棠,带雨梨花,皎月窥窗。

情无半点真,情有千般恨。

晴光和蔼,秋水盈盈,风不扬尘。

笛声吹出凌波曲,惊起鸳鸯拍拍飞。

灵犀一点频相印,琴声绵渺低回里,笛语悠扬往复中。

雾霭葱茏贴绛纱,月影作窗,花影作纱。

拘水月在手。

嫣嫣 袅袅 婷婷 盈盈 郁郁。

秋来无事不伤情,花也飘零,叶也飘零。 夜长无梦数残更,风也凄清,雨也凄清。

惜春长怕花开早,更何况落红无数。

秋风渐起的黄昏,一片落叶点起我心中的思念,或许,我是这秋雨中,一片未落的叶……

许久不曾有人将我念起,许久不曾有人将我惦记。

日月经年,世事无常,人生如月,盈亏有间。

月下独饮,酩酊之后才明白往事不能“对影成三人”。

当纯洁的雪花从夜的空白处悄然飘落,我立在思念的山头呼唤你的名字。

思念一如你远去的背影,牵引我百年的孤独。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早已飞过。我知道你不会懂我,因为,是你。

拾起所有的记忆,为秋做一首悲歌。

朦胧诗,翻来覆去读不出清晰,不知你是获救了,还是被俘虏了。

我站在门槛上,任风自由来去。

深情的月光,含着花与叶的芳香,难忘的情怀,也许是无意的伤害。

梦在花蕊中绽放婷婷风采。

梦里,我把门虚掩,好让你进来。

内心的空荡如风中的秋千,我守侯于雨巷,等待一个撑油纸伞的姑娘。

今夜,我就坐在你的对面,聆听寂静,聆听你如水的目光。

惆怅从风中传来,随雨蔓延。

我像一片在风中轻轻摇动的叶子,渴望喜悦和欢乐,忧郁和感伤。

各自的日子还是各自带回家,带回家的日子还得自己去打发。

秋水渺渺,千山之外,谁能引导我融入这一片野地,谁能让我如此执着,不顾一切。

夜雨,以一种叙事的节奏,敲打着我心。

点燃一支烟,我在记忆里慢慢走远。

所有的现实都开始于一个飘渺的梦。

掬几片秋风,心中便有了这个季节。

风轻敲你的门窗,想探一探你的心情。

诗,终究是从心灵走向心灵。

我不知最初的开放为谁而舞。

目光中的殷切埋在似曾相识的另一个冬天。

心不再是轻盈的小舟,情宛如冰凉的泉水。月落花零,雨恨云愁。

男人说世界上值得爱的女人有很多,女人说世界上男人很多,值得爱的只有一个。

思绪坐在千秋之上,听雨。

枕着悠长的思念,入眠。

一个朝霞如歌的早晨,思想的春潮陪伴走进柳絮飞扬的小道。

鱼的试探,在垂钓者的眼里只是上钩的前奏。

玫瑰在初次的邂逅不久,开放柔情。

晨风很凉,清洗我昨夜的邪念。

常常坐于悠悠水边,看波纹,看旋旋,看往事。

失去生命颜色的枝干,依然展露出峥嵘的岁月。

丰腴的胸部,乳香四溢,淋漓的月色,定格为生命的图腾。痛苦和幸福在这一刻对立统一。

风没有动静,呆在外面,等我出门。

风在夜寂后到来,轻爱昵感掀起往事的尘埃。

我孤单的生命,因你而绽放喜悦。

等待,是三生石上最缠绵的怨。

认识你之后,我把白天当作黑夜的一部分。

一枚叶子,在秋风里脉络渐红。

静静地凝眸,注定要与梅纠缠纠缠一生。

也许憧憬太多,才无法把握真实的美。

童年如一条活泼的小溪,懵懵懂懂地流过岁月的河。

常在夜里,憧憬地址的远方,那遥远的地方,承载着我的梦想。

害怕寂寞却又甘愿寂寞。

一朵温馨的雨,舞在心灵的春季。

一路漂泊一路孤单,一站停留一站回眸。

谁能滴落相思的寂寥。

一片淡淡的云倾听我思想的摇曳。

风,轻抚一个女人忧郁的心。

悬崖的存在是真实的宿命,跨越或守望都是感动。

纵然步履阑珊,亦将生活谱成动人的曲子。

一朵雪,舞成心底一颗晶莹的泪。

浓浓的思念,如天上的云,缤纷了我遥远的凝望。

怀念在我精神中不改消失的东西,然后埋葬自己。

一条溪骨感,寂寞,横过秋天。

一死了之,一醉了之,在于记得疼痛和忘记疼痛。

雪纷纷扬扬,一瞬间就是生命的极致。

清凉的夜晚,缕缕烟雨。

许多梦,芬芳在春天的唇边。

五月,阳光温润而恬静,水般柔情在原野泛滥,天空多么晴朗,一切忧郁悄悄退却,生命永恒地延伸,向着秋天,向着春天。

炊烟沿着风的方向,淡成一缕薄薄的纱。

忧愁被雪轻轻拂去,心灵透彻入初。

霞灿烂的笑,装满我醉红的心田。

一夜的秋风吹落满地的思念。

在季节之外,我煮一壶幽香的苦丁,将思念摆成一盘棋。

一只鸟,疾飞而过,把空影归还给正午和黄昏。

哭和笑都可以流泪,没有人知道泪的心事。感动生命亦或者是重温旧情。

把一生的忧伤交给莲,交给这个季节即将衰败的花朵,梧桐细雨,滴落眉头,滴落心头,打湿采桑的歌子。

于风中祈祷漂泊的灵魂,水里收捡散失的花瓣,以绕指的柔肠和凝结半生愁情的婉约陈词,葬我。

瓦冷霜雪,雁鸣零落,早春的夜风敲击着石径尽头的门扉,寂寒而寂寞。

青丝作药,以心煨之,谁能含泪封闭炽热的爱恋。

今夜纱窗滴碎,明朝杏花春雨,迟来的季节怎能容得下早至的忧伤。

疼痛不肯放过水质爱情弥漫的一生,郡城外的百里阡陌上,春风正铺绿这条没有驿站的路……

小时候,不会走路,摔疼的是脚,哇哇大哭,长大后,会走路了,摔疼的是心,忍着不哭。

花在季节的尽头悄悄哭泣。

风吹叶落,向我飘来的是发黄的记忆,都是你的笑脸,飞满我的心野。

落雨如梦,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落雨的时候,我正在睡觉。

是谁在用一生的时间,等待一个背道而驰的背影。

相伴固然完美,遥远的思念,却使世间更加绚丽。

梦就是梦,如同昙花曾经美丽,似青烟飘散无痕。

记忆关住了自己,却关不住四季的变换和物似人非。

季节有浅变深,思念越来越浓。

诗人瘦瘦地醒着,点一盏清灯,读人间沧桑。

一曲幽笛吹瘦了相思。

今夜我手擎青春起程远航。

梦里的童年和三月的天空一样湛蓝。

告别内心的忧伤和痛楚,在白鸟飞回的季节,雨水如同泪水一样清澈。

我需要多少勇气才能抵达你内心的忧郁和苦涩。

冬天来了,我把你的名字写在雪里,春天雪化了,雪水和我的思念流淌……

一种难以倾诉的缱绻无法拒绝,一种难以稀释的情愫挥之不去。

一棵树迎风而立,守侯着村庄的寂静与福祉。

深秋越来越近,我淡薄的心还在荒野外飘荡。满掌心爱的沉重和忧虑。风中飞转的叶片,折射我内心的空白和火焰。

静静地坐在房檐下,阳光悄无声息地滑落,风那么轻轻第一吹,身子就被黑暗淹没。

黄昏在时间处逗留,一截空树干,面对河水逐渐变红的脸色,他开始缅怀一段往昔的风华岁月。

一切欢快醒来的时候,一切寂寞却一一复活。如此强烈的伤感,午夜醒来什么也说不出,我被寂寞损伤无余。

时间无形的利刃,收割我内心的空荡,让风穿过我的思想。让平常的想象带上光芒,让我长久地站在草原上,倾听并保持以往的歌唱。

深秋的边缘,我看不清楚谁还在荒野。回家的路一片漆黑,我迟迟不肯从一场意外的 通红中走出。

微薄透亮的夜,空旷辽阔的寂寞,我的女人在远方,仔细地织着庭院深深的灯火。

秋风缓缓吹起,季节的影子只留下重重叹息,再次登临这熟悉的山岗,让我好好想一想——那些羞涩开放的花朵下,你在众人思索的瞬间出落成一个少女清纯的模样。而我还这样若无其事地走着。如今阳光洒下一地白白的忧伤。

这些年的春天我什么也没干,马莲花儿开了由开败了。

脚下的草色很青,远处的却开始枯败,我踏上它们的身子,听见它们积郁内心的声音。

走过草地的时候我看到很多牧人,他们赶着马匹轻轻消失在远方。过时的伤感常常在这个时候出现。

不知道你要让我到底飞多远,才能抵达蓝天的明净,抵达幸福和温暖的彼岸。

今夜我又一次打开你的信,让我冰凉的唇缓缓靠近他的广漠。

掀开这一帘幽梦,以有情的眼泪闪耀羞怯的表情,捻起一线长长的姻缘。

青青草色,三月的斜坡细雨润泽,一瓣心香在岁月之头,擎举赤子之心。

迎春花,穿透黑白的影,独舞风中。斑斓蝶影,盛开了爱情,追花吻香的故事,已经悄然上映。

杏花小楼江南,隔风听潇潇春雨,一杯杏花酒,等待慢慢发黄的日子。

在同一片天空下经历生命更迭,在同一阵秋风里接受缘起缘落,无论朱漆还是斑驳。

七月的风,弥漫灼热。洒满离别岁月的伤口,涩涩作痛,风吹散了昨日的泪。七月的雨,缠绵悱恻。离别的思绪飘荡在雨中,随雨水疯长。七月是一堵墙,既是终点也是起点。

很雅很雅的一处小楼,很浓很浓的一种茶味,醉得每一屡风都抚须长叹,而一壶乡下的自酿酒,在乡村戏曲结束后,浇得远处的星月半梦半醒。

蓦然回首中,依稀是昨日无奈的相送,伊人的容颜远比夜夜的秋风清瘦。

我拥有一份宁静如荷塘之心任花开花落,不荡一丝涟漪。

许久没有看过朝霞了,甚至没有好好看过云朵。

我带着沉沉的梦想飞,我会在天空徘徊直到坠落,坠落的时候我燃烧,化为灰烬成为传说。

一个思乡女子封尘的心迹,被冰水泄密散乱地一一抖落迷蒙的心边。

乡村从小到大,长满了唢呐繁忙的身影,生与死,被她的每一个音符分清,仅用两种色调将乡村的生活涂满含义。

水恋着山,山恋着树,树恋着风,风恋着云,云恋着天,天恋着地……在天地之间,我恋着你。

明年秋天,我等你归来……

真的想留住你,山泉。你是大山的女儿,纯情、亮丽,有着冰清玉洁的心灵和甜美的歌声。

你说,命中注定你要去流浪。那夜任我窟窟劝说,你仍没有抛却离开我的念头。

春天,山披上的野花开的缠烂无比,草障莺飞的三月里,我站在野花里等你 。你渐渐远去的身影留给我的只有回忆,故乡的春天在那个早晨也落英缤纷。

河水悠悠,老船孤零零地泊于河边,斑驳的船身,昭示着它饱经风霜的历程。暮色中,一只水鸟掠过河面,落在老船上,尖喙叩击着船板,嗑嗑有声。背负太多的艰辛,走过漫长的岁月,匆囱流水,流不走记忆沉重。

生命作灯,点亮岁月,用心作灯,点亮自己也温暖他人。温馨的歌唱不能与谁同行,遥望意味着永恒与美。

树的枯枝,光秃秃地伸向远方,没有了叶的牵挂,在冷风里等待青春的舞步。

爱是一首曲,我用真心为你弹奏。

五月渐远,不知哪一行诗歌,记录着花开花落。

爱的花朵轻轻一笑,抖落满地想思。

樱花飘落于眼眸中,如你倩影翩翩,走进我生命的季节。

秋雨中,我撑着伞站成一棵忧郁的树。

今夜,月亮在你的笑容你轻轻摇曳。

鸟的翅膀沾着水把这山色擦得更亮,微风漫游,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光还寂静,流水正在岸上,一棵树正在长高,它经过了云彩,同时还承受着爱情。

盛夏的海风潮湿如情人的身体,像在重温如若已久的爱情,用最后一场雨洗刷离别的惆怅。

早醒的玫瑰不知装点谁绚丽的黎明,晚来的乐曲不知道摇曳谁潇洒的舞步,猩红的果子不知香甜谁富足的日子,叠翠的酒杯不知沉醉了谁迷离的梦……

窗外的枝叶轻轻摇动月光,面对酒杯坐在夜的一角,杯子在月光下闪着柔光 ,漾开一层层心事。小时候很羡慕大人们喝酒,只觉得他们喝酒的样子很神圣,终于自己也跋涉到了非喝酒不可的岁月。于是在夜的深处,我举起杯来,独饮一盏不灭的灯火,让那些思想的汁液,滴滴融进我只影孤单的灵魂。

几经人生拼搏,时光飘远……仿佛一个人孤独地穿过大漠后的感觉,如此真实地滑动于我的每一根血脉,使我在人生的背后咀嚼人生。一切拥有的和被歧视为财富的东西,在失去青春和纯真美好后,使我无法走近心灵的快乐。站在江边看滔滔江水东流逝,无情或有情的岁月,覆盖凡俗的是是非非。我在自信和自疑中探寻梦想的家园。

牧笛声声,吹落岁月的风尘,抚慰跋涉的艰辛。

天空一尘不染,一如爱情。

握着秋天的冰凉,突然想起你的手。

黄土砌就的强,坍塌在昨日的黄昏,几簇枯草在墙头瑟瑟着曾经的温暖时光。门板上的漆脱落了,露出木质纹理及蚀孔。

石灶未边,冷了许久的炉膛板结的余烬淹没袅袅吹烟。

绿苔斑斑点点爬满了冷清的井沿。

在时间的拐角处,我把身影站成遗忘的姿势。

守着一份宁静,一份纯真,灵魂就不会寂寞。

采摘一片柳叶做记忆的书签,在春光明媚里散步。

为什么孤独总是跟随着,在这轻风吹拂着的城市的一角。

现实在我交出最后一片温情之后,把我推倒在床然后剥个精光。

当我插着手指回忆往事时,我愿意独自一人,沉浸在那曾经无比真实的存在之中,没有空虚,没有惊扰。

丁香花开放,花香是泪滴。

真实的脚印,虚无的踪迹,都是我命运的一部分。

缕缕清香,蜿蜒在我落满尘埃的心底,唱响了曾在多年前听到却已经忘记了名字的一首老歌,有人说叫雨季,有人说叫花季。

所有平淡无奇的日子里,许多美丽依旧如烟花灿烂。

一千次的守望,不如一次彻底的绽放。

目光如烟,抚不去久积的灰尘,枯黄的音符自断弦飘落至脚下,堆成暗哑的秋叶。

当再一个白昼来临,我该戴上哪一张面具?

我相信更多的东西在黑暗中才能看的更清楚。

阳光在多年前已经成为我的敌人,它不是我的对手。

雨声淅淅沥沥,屋檐下的滴漏,溅湿了我的裤角,伸手接过,清凉,洁净,像儿时的眼泪。

等待你募然回首,却见一缕青风从眼前飘走。

我一往无前地等待爱与疼痛。

走过的路深深浅浅的印在地上,相逢的人,独立寒霜,一地苍茫。

男人以酒浇灌生活,女人以奶水喂养爱情。

紫色的星夜,缠结着无数纷乱的思绪,微笑属于想象,思念属于无期。

也许某中回忆如迷途的鸟,漫无目的地漂流,也许某种希冀如红色的结,难以拆解。

阳光浅浅地铺在你身上,仿佛时光在这里回头,

我温柔的笑容背后,刻着岁月的沧桑。

爱要到几分,痛才可以听见?

柔情和坚韧是我性格的两个侧面。

小时候我们经常把眼泪挂在脸上,长大以后我们却把它藏起来.

蓦然回首,时光已经老去,青春已经腿色,来时的路却没有痕迹。

千里之外,谁的素手携来花香。烛影摇红,月影盈窗,一片痴想,一屡风霜,一段情肠,相思的泪水流过面庞。

斜雨碎石的小径上,落红点点的是古典的愁绪还是世俗的忧伤。。

你用长长的一生来守侯,我用长长的一生来漂泊。

那应该是一个漆黑而暧昧的夜晚。

心情飞翔成一只鸟儿,轻轻掠过湖面。

你来了,季节里响起花开的声音,你走了,生活的影子和尘土一同落下。

情与孽,一同竖在十字路口。

季节里樱花开了,街边的长椅上,有半边落了飞花一重重。

那年春光晴好,绿柳招摇,在尘世匆促的过程中,能够采颉多少碎落的光阴。

从不敢想起,花香渐浓的那些日子,你站的很近,离我却很远。花开了,又落了。

花月春风的早晨,绿柳轻拂晓风千缕,记忆中开放的璀璨沿着指尖攸然散落。独行春风离,阳光洒了一身,才知失去的微笑,不再回来。

幸福有时是两行静静流淌的泪,一行有我,一行有你。

走过的风雨,总会有印迹。

那夜想起了你,站起又坐下,坐下又站起。那夜想起了你,手里的书放下又拾起。聚如流水散如云,独在月色里回忆。

青春一夜之间苍老,而我依然微笑。

窗外,一枚叶子扑向泥土。

思念缠绕这思念。

从你滴落的泪水里,我看到了忧郁。

往事同秋叶一起挂在树梢,随风飘动。

秋风勾起了回忆,我的寂寞再摇曳。

在渐渐远去的时光里,我听不清内心真实的声音。

星星都睡了,但夜还醒着。你用怎样的心情拨弄着夜的寂寞?

柳丝轻扬,绿了一帘烟雨。

有笙萧悠悠,穿过老街历史的背面,自远而近……

绵绵雨丝,串起一段请缘……

将那段鲜为人知的事,藏进我远望的眼中,随风漂泊。

淡薄阳光融成一杯清茶,我用心品位。

天亮起的时候,我来不及收拾散落一地不会发芽的思绪。

孤独着,伤口藏得很深。

野性而不缺乏温柔,孱弱的身躯里有着骨子的坚强。

带着一抹忧郁,穿过时间的间隙,编织一个又一个梦境。

有雨的日子,秋天才是一首歌。

低沉的音乐逼迫一个人在声音后后退。

太美的事物总有着悲剧的命运,比如繁华,比如红颜。

在起伏的皱纹间解读岁月寂静的回声,尘土布满在它的重量里。

往事有痕,而最深的地方,在你我的心口。

一直蝴蝶,将春天慢慢打开。

花香和你的泪水,忧伤了这个早晨。

轻歌曼舞,颠覆花容,蜜蜂图谋春天。

黑色幽灵,蹲伏网心,八卦里悠然抚琴,琴声荡漾。弦之上,黑暗花蕾冷艳无比,布下十面埋伏或学诸葛布下空城计,请君入席……乐声四起于无行,暗藏杀机于心。而谁是最后操琴的人?

漂者的路,注定谦卑。那黑暗的深潭,充满了一百万次的轮回。在灵魂无法触及的地方,思想靠什么回归。

秋以为期,用马车载回我采桑的娘子。越过横亘在时间之上的河,把苦难留在此岸~幸福在彼岸招手。

逝者如斯,我流逝然后永恒,我忘记,然后刻骨铭心。

淡墨色的夜晚,我对故园的记忆滚动在湿润的荷叶上。忧伤悄然划过指尖,为了那行渐远的岁月和不再年轻的容颜。

我在浪漫的土地上倾听万籁俱寂的世界,倾听心灵的回声。

佛珠,深居寺庙,带着檀香转动着世间虔诚,却在烟锁重楼里,注定无法摆脱轮回。

仰望头顶那片瓦蓝,童年,铺满一地。

霏霏细雨中,我听到了往事飘摇。。

牵挂是一根藤上的两根瓜,情感的花瓣在时空的藤条上爬行,花香在情感的茎上舞蹈,一只蝴蝶在两朵花之间,飞来飞去。

往昔是块坚硬的石头,悬在记忆的屋顶,风一吹就掉落,重重砸在心的脚趾。剧烈的疼痛让人不知道先迈左脚还是又脚,两只脚都有道深深的伤口,进也疼,退也疼。

记忆是一个坏东西,它像一架老式相机,要么白,要么黑。

风淡淡飘起,心渐渐老去。

在我青春华美的葬礼上,我为它写下墓志铭。

秋意起伏平仄,镶嵌诗人的憧憬和忧伤。

一场雨吹醒爱的记忆,唤醒花的芳香。

是谁在风轻云淡中依偎着梦醒的失落,是谁在如水的月光里倾诉无边的寂寞。

花开花谢,一夜风雨,多少生命的流程梦一般离去。

人生匆匆如斯,无法拒绝,亦无法改变。

岁月的行程略过不老的青春,千万次瞬间的美丽。

季节划过落红,枝头一堆零碎的记忆守侯着最后的繁芜。

回眸拾起角落怒放的嫣红,每一片花瓣都铭刻着美丽的心痛。

风在绵绵的雨夜呢喃轻语,寂寞拖着长长的身影,折叠着遥远的思念,窗外,雨滴轻轻叩响尘封的记忆,溅起馨香无数。

朦胧间,远处的灯光摇曳我熟悉的身影,你是多情的彩蝶,飞舞我写诗的情怀。

枕着淡淡的忧愁,心事走进虚掩的门里,紫色的风铃摇曳夜的宁静。

是谁在季节的眉心萌动最初的敏感。

我错过了你的季节,亲爱的,你依然美丽。

有梦的日子有你有我,有风有雨也有云飘过。

我梦想着在充满诗意的土地,构筑爱情。

打开记忆之门,是花影漫漫,是莺歌渺渺,抑或是疾风之舞。

我把你的名字捎给暮晚的炊烟,那淡蓝色的飘带里充满忧伤和呼唤。

一朵雪花,燃烧我的孤独。

我决定放弃旧事,放弃那些挽不回的时光和迎面扑来的虚幻。

时间在看不见的地方,若无其事地改变着一切。

我疲于奔命的脚步,不能再做最后的徘徊,唯有一丝余香,轻轻抚慰荆棘密布的旅途。

别歌是浓浓淡淡的情愫,浊酒是坎坎坷坷的路途。

山是村庄的脊梁。

泪水流过的你的脸,如盛开在雨中的荷花。

你坐在我的面前,如一道风景,我却找不到一条路通向你。

时间在我回家的路上,一定是匆忙的。

目光和酒碰杯,我和爱情一起散步。

音乐和爱情在一起,我和谁在一起。

掀过那一页关于花的消息,掀过春。

我又梦见我在雪地上行走了,千年雪地,一片原始的洁白。

我仿佛又闻到了花的芳香和鸟的呼唤,恍惚间一场青春已过。

捧一把冰凉的水,倒映岁月沧桑。

目光的枝头,绽放着花朵,而你的笑声盛开在天边。

爱对你是一种装饰,对我是一种奢侈。

泪水悄然滑落,像我跌落的梦。

异地陌生的气息,串连成漂泊的音符,奏响思乡的曲。

若不是因为风,雨不会更美丽。

给雪夜增添一分伤感、两分迷离、三分酒兴、四分的诗情。

有谁会在意我偶尔的停留

一个令我回望一生的背影,转瞬消失。

丝丝屡屡的唱歌在火光之后,成为灰烬。晒干思绪,封存回忆……

二十岁之前我一直在猜想,让一个女子含羞至此,该是一个怎样的男子,二十岁后,我一直在猜想,让一个女子甜蜜至此,又该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逝去的记忆是时间的风景。

身体是一座城,要如何才能保存好?如何才能明净光洁?

传说中的水妖,彻夜欢唱,我对世界最初的冥想,无形而盛大。

你来时,我在宁静九月的黄昏。没有忧愁,也不知道更多的悲愁。

羞涩的花蕾轻轻打开春天,谁能阻止一朵鲜花的盛开。

把你放在心的底层,任凭被寂寞凋零。

没有悲伤,只是安详地等待,疼痛来临。

如何说出别离,说出那竭力抑制下的依恋和伤感。

红尘有你,我步行到秋天之外,那些与你无关的日子……

穿过风雨,遥望往昔,将每一个瞬间的感动定格成永恒的记忆。

一河灿烂的星光荡漾着遥远的梦。

思绪像云一样聚拢又散,没有风的日子让人宁静。

在那季节的角落,一片粉红仍在盛开。

穿梭在岁月的林间,刻写对你的思念。

一场雨淋湿了心情,也把梦落下了帷幕。

最初的季节,只是昨夜那一次轻微的心灵颤动。

是谁的心寂寞如这一壶清酒。

纷飞如絮的雪花,丰腴瘦弱的寒冬。

而你的丝丝温柔,透过记忆,仍然让我渴慕

当遇到爱情的那一刻,我吓了一跳。

雨为降临的夜幕,盖了一层轻纱。

风轻轻吹着,带走谁的相思。

一朵花能让夜精彩。

盛夏的风,吹动你如云的衣裳。

淡淡轻风摇曳不老的清秋。

找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把心事拿出来晾晒。

太美的春天让花儿有了飞的梦想。

在夜里怀抱里轻轻呼吸,点点星光洒在心上。

我凝望远方,思念已经插上了翅膀。

记忆依旧明媚,一如你归来的季节。

楚楚动人的神情,盛开无限的诱惑。

叶子的离开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我像一直幼兽,在惊慌中奔过寂静的野地。

春天还有一小段的距离,眼光照耀的某个正午,一团雪“啪”地掉在我眼前。

在故乡潮湿的坡地,我还不能看见春天的全部,一蓬蓬杂草,在柔软的风中低下来,它们低下的弧度,和我的卑微多么相似。

五月开始放下来,与一片简洁的稻田放到同样的高度,五月因此显得开阔、清澈。

记忆,斟满,流淌,抑或饮入愁肠。星星都亮了,此夜,为自己干杯。

已不是招摇的季节,枝叶在晚风中抖动。冰凉小手,柔媚之眼,本是纤纤弱女子,柔滑的柳肩,流盼的眼波,暧昧。

桃花溪水一波连波。

是你的眼神让这个简洁如梦似幻,是你的微笑让这个季节诗情画意。头枕一帘幽梦,将守候酿成柔美的酒。

我的双手捧满错过的花期。芳草萋萋,落英满地。

再好的时光,也会随风飘逝。

繁华的夜幕,遮掩不住孤单的脚步。

下辈子,只开花,不结果。

我踏春的脚步,迈得太小,怕赶不上你初开的情窦,我踏春的脚步,迈得太大,怕错过你短暂的花期。、

用尽浑身的忧伤,也无法挽救那段凄迷的爱情。

轻轻歌唱,从宁静到幸福,从这里到永远。

岁月绽放的花朵,格外明艳。

柳柳依依,化作心头思念。

回忆是一把温柔的刀。

最后一缕余晖,暗淡了野菊,黯淡了我的忧伤。

土里生,土里埋,一生劳苦,来去匆匆。

想你的声音是风雨的声音,是日月的声音。

一缕炊烟举着我们小小的日子。

在风雨迷茫的寒夜,颠沛流离的歧路,惟有你是我最温暖最恬静的小屋。

麦子就如阳光,黄过大地,我们的爱情就和麦子一起熟了。

思念是泪,在夕阳的脸颊滑落。

谁在夜幕下向你的心湖泅渡?一朵花即将凋零时敛尽灿烂,这是生命最后的一次放纵。

一泓异乡的新月,煮沸了乡愁。

仅是陪雨走了一段路,往后的日子都有了韵味。

把岁月磨成一朵晶莹的百合,盛开在伤口。

窗外淅沥的雨,不紧不慢地打湿童年。

几年前我行走过的路上歌声飞扬。

斜倚篱墙,在红枫和菊香的背景中抬起头,远徙之鸟,扇动秋收之后的明快。云色浮于翅上,阳光泊在手中。

撑篙而进,涟漪轻漾,空蒙水烟化作云裳雾纱。

我发现自己终究竟是如此憔悴。

在芳草寸生的寂夜,回眸一笑,微澜暗起的断魂桥边,千年的守望,化作一汪湖水。

轻轻瘦瘦地站在江南雨中,孤独且无语。

秀美的身影,比流水更柔,使我无法伸出粗糙的双手。

我对你的思念像你的名字一样鲜艳。

一个人的冬天,还有什么比泪花更容易破碎。

夜晚一片寂静,我沙哑的歌声穿过红尘。

潮湿的生活,颠簸的记忆。

忍辱负重,背靠苍凉。

我是一位迟来的看客。一朵夕阳斜挂天边,慢慢凋落。聆听你的足音,踩碎一地落红,泥泞我的视线。

三月,潮湿开始蔓延,从胸口到眼睑。

无尽的想念和等候,像垂柳一样将日子在时间的河流漂白。

丝路花语修辞过的小径,沿一湾消失的春水,将陈年的脚印潮湿。

我不曾想过,还会经过这里,而时间之剪,已裁出我渐已陌生的风景。就像波兰从容的初夏,总是将春天的花事无情的淹没。

苦涩的微笑,奏响年华的伤感。

接下来的所有日子,我都梦见你踏着七彩云端来接我。

流水薄了,天空淡了,谁还在手握年华,徘徊在命运的。

时光是宁静深幽的海。

满地的雪,冻结了我的思念。

梦醒后时光流逝的痕迹,飘渺美丽。

时间在花瓣上从容走过。

叶子切碎的阳光,斑驳着童年的笑靥。

人生五味俱全,伤口在所难免。

灯是夜的眼睛。

记忆的风铃,牵动了所有的流年往事。

夜幕沉浸在斑斓的往事里。

黑色的衣衫遮掩不住一瓣粉红的心事。

一缕幸福的痛。

在风的上面,千年的星辰任其闪烁。

昨夜的雪,飘落在记忆里。

是谁的灯盏,照亮易碎的黑暗。

月如水,思念如水。

一阵风掠过,叶子开始不安。

花朵纷纷扬扬,乡野在这一刻显得更加纯净。

花一朵朵落下,宛如梦。

灿烂后的沉默,叫多少人一夜间成熟。

零落的叶子,唯美的苍凉。

当千帆过尽,我已泪湿夕阳。

把自己丢在黄昏里

你是我一场小小的疾病,五两春风七两烟雨,煎一剂良药,病去春远。

紫藤花散发着轻愁,引紫蝶蹁跹,迷离了一帘的幽梦。

洗去我一身尘埃。

多雨的小镇,潮湿的回忆。

门响了,我去开门,是风。

青鸟,划不出我的守望。

那一年,手捧心中的碧莲,饮尽世间风雪。

爱是永恒的礼物,心中有爱的时候,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偶尔矜持,偶尔波澜不惊。

我跟随着流萤,穿过黑夜的漫漫长路。

江南小镇,清清丽丽,柔柔婉婉,曲曲折折,错错落落。

夜晚的你神秘,飘逸,生机盎然。

坐在窗前,被一枚缓缓坠落的叶子感动。

站在青青的山岗上,以蓝天为背景,长长地铺展我的思想。

回望青春的背影,童年质朴无忧的向往,扔回旋于耳畔。

静,清香四起。我卸去身外的所有负荷,留一份淡泊宁静,等你。

瞩望艳丽,一路情歌,夏天的鲜花芬芳于心。

想提一壶酒,醉倒在我的乡村。

今生来世都要相爱,把彼此放在最宽广的胸怀。

没有电话打来,思念艰难的爬行。

一只鸟在我的窗前停了下来,眺望远方的我成了它的风景。

天亮了,已是柳岸染绿,烟水迷茫,可知,哪一杨亭柳榭,曾是我随风飘举的裙袂。

妹妹额上铺上秋天的雀斑,秋水后,天使般的眼睛飘满云端。

既然选择了漂泊,那就踏遍坎坷。

心碎的结局,我们能做的只有铭记。

恪守古典的荣誉,苦心修炼于泥之深处,用丰满纯净的身体深刻生命的禅意。

我是一尾轻佻又淋漓的鱼。

把往事晾在初春的额头。

在那个情思飞扬的季节里,我揣着心事,独走山路。

我面水而坐,凝视这一汪平静,周围的生息萦绕在左右,风将芦苇吹佛,也将记忆吹皱。

将往事溶于水中,任它帧帧映出,照耀我心。

一个人的街道又冷又长,仰望深穹,希冀你能听懂,期盼你能明了。

年少轻狂的季节,从来都是无勒地吟唱灿烂的年华,而年轻的迷惘常拒绝我内心的孤独。

多次午夜梦回,为自己不能实现的理想深刻沉思。

有雾的清晨,我的心情被梦中的碎片粘湿,轻轻曲起五指,在窗玻璃上散漫地游走,横横竖竖都是你的名字。

能否在薄暮的深秋,重复那次邂逅,任月辉般的爱意满心间。那些清纯如铃铛一样摇响的露水,在你我梦中舞蹈千遍、万遍。

我依然深切地怀念花蕾的初绽,那样的清新隽永。

我用如歌的秋水,溅湿我浅浅的诗行。

芊芊水草,关关雎鸠,莲花褶褶,莲子青青。

我已久旱成灾

无法回避想象的翅膀

春雨如纱,彩蝶飞舞。

春天是为了秋天而歌。

走过鸿蒙初辟的境域,长袍马褂早在记忆中,走过斑驳记忆,蓝天下闪动着清新的思絮。

在白昼前流连,在黄昏时哦吟。

行者与后来者的背影越来越朦胧。

没去过大漠,才写大漠,借就那片冷寂、枯燥与荒凉,写自己的心境、感受与幻觉。

八月我一如既往地用明亮的眼睛,将你深情地注视。

我只是一盏灯,熬尽心血,伴你。

千万风雨飘洒的黄昏,我筑起守望的站台。

艾草碧翠。

那些将善良如种子一般播下的人,为什么总是收获痛苦和忧伤?

大雪纷飞,我在静静的乡村里缅怀过去。

深夜,月无,大地一片浑浊。

汇集在繁忙的街口。

是岁月的步子踏旧了心情,还是华丽的色彩终要衰败。

我从起点出发回到起点,看到自己平常如水,透明如水。

世事艰辛,岁月漫长。

那个并不多言的夏季,你我相约遥远。

让我们怀着希望去生活。

多少年积淀下来的情感,疲惫地拥抱着我。

坐在路边,风从很远的地方吹来,幽怨深情。

静坐在夜在边缘

依依相见,别成渺渺茫茫。

也曾有过那样的日子,阳光是生命的原色,我们会甜美而笑,为忧伤落泪。

思绪起起伏伏,最后被水淹没。

隔山隔水,隔着今夜厚厚的雨帘,你的浅白衣裙遮住了我的视野。

积攒一秋的思念,终于飘成洁白的雪落于眼前。

走的那晚,无星无月,心情如大雪后一般沉静。站台的灯火随夜幕一点点朦胧,而你双眼却一点点明晰起来,我走了,去饮那淡淡的思念。

我被丢在了黑夜里。

夜晚中的女人神秘,飘逸,生机盎然。

桃花汛丰,走过惊蛰的雷阵,走出雨季的忧郁,走进雄黄酒和糯米棕的日子。

在季节的背后,独守幽幽。

伸出纤细的手,抚摸逝去的岁月,触动隐藏的痛。

今生,何人采撷那朵含露的梦花,今世,何人聆听这无题的恋歌。

我在枯竭中找到水源。

小院的寂静,透明了一切故事的开端和结局。

我面河而坐,泪光盈盈。

在你目光深深的陷阱中,我跌落得太重。

消失的情节停泊在黑夜的长发。

今夜,为你最后一次绽放柔媚。我本想散开这三千青丝,缠绕住你温柔的影子,做你永世的传奇。

流水从远山走来,清切涟,乐音潺潺,覆盖了相思的容颜。

把名字签在秋天的扉页,依次阅览秋天的章节。

残叶萧萧凋尽。

孤独的心一如孤独的夜。

坚守水滴石穿的箴言。

怀抱诗歌上路的人,浪迹天涯,寻找今夜的驿馆。

无尽的岁月里,我们踏歌而行。

我看到自己的童年赤着脚从田野里走来。

是谁打开我身后的柴门,放出那些被遗忘的日子,我站在时间的涡轮里,虚荣的光环已使我面目全非。

多少日子,就那么无声逝去。隔着前世的相思,回忆你沁凉恬淡的面容。

一道繁花绿叶的围墙,是湖畔最动人的地方。

潋滟的波光中,浮起一弯淡淡新月。

亭亭玉立的身影,俯首,低眉,浅浅的笑。

放飞了,爱和生命,残缺的月。

在飘渺的宇宙里,我们追寻快乐和死亡。

开始已成结局。

[本日志由 安道 于 2015-05-27 01:35 PM 更新]
上一篇: 终于又可以打开BLOG了
下一篇: 《树枝孤鸟》——回忆
文章来自: 本站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491
发表评论
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